rss
当前位置 :首页 > 典型案例

2017南京“十大典型案例”和“十大优秀案例”发布

  2017年全年,南京全市法院共审结了20多万案件,经过层层筛选,万里挑一选出了“十大典型案例”和“十大优秀案例”。

  2017年全年,南京全市法院共审结了20多万案件,经过层层筛选,万里挑一选出了“十大典型案例”和“十大优秀案例”。1月5日下午,南京中院向社会发布了这些案例,其中:私家车“跑滴滴”撞伤人,谁担责?高龄孕妇被撞流产咋赔?开发商,我的“幸福巴士”你开哪儿去了?一系列与老百姓息息相关的案例入选。

  私家车主通过网约平台接单拉客,这已不是什么新鲜事儿。在网约车火了之后,不少私家车主加入到了网约车的队伍中,有人甚至专门买车来拉活。这不,市民李彬(化名)抱着玩票的心态,也在滴滴上进行了注册,偶尔拉一拉客。只是,李彬万万没想到,在拉客中,他撞人了,由此引发一场官司。

  开庭前,关于事故引发的赔偿问题,原本李彬并不担心,毕竟他给车投了交强险和100万元的商业三责险,就算赔,还有保险公司埋单。

  可庭审中,保险公司却拒绝赔偿,理由是:李彬发生事故时,正在“跑滴滴”拉活。而根据《保险法》第52条规定,李彬用私家车作为网约车接单,私家车变成营运车,车辆风险大大增加,李彬理应及时通知保险公司,按照营运车辆投保。如今,李彬在未通知保险公司的前提下,花较少的钱却要求保险公司承担较高风险,显失公平。

  对此,李彬提出,自己跑网约车并不是营运活动,在他投保时,保险公司并没有明确介绍该免责条款,属于未尽相关告知义务。

  江宁法院认为,营运与家庭自用的区别在于:第一,营运以收取费用为目的,家庭自用一般不收取费用。第二,营运的服务对象是不特定的人,与车主没有特定的关系;家庭自用的服务对象一般为家人、朋友等与车主有特定关系的人。

  本案中,李彬通过打车软件接下网约车订单,有收费意图,且所载乘客与其没有特定关系,符合营运特征。且事故发生的地点,与李彬下班路线不完全吻合,应当是为了将乘客送至目的地;如李彬未载客,事故就不会发生,故本次交通事故与李彬的载客行为有因果关系。

  且李彬的营运行为使被保险车辆危险程度显著增加,但并未及时通知保险公司、履行通知义务,保险公司在商业三责险内不负赔偿责任。

  综上,法院认定吴梅因车祸产生的27万余元损失,由保险公司在交强险责任限额内赔偿12万元,李彬赔偿15万余元。

  作为共享经济的代表,网约车不仅带来新经济的红利,也带来许多法律难题。将交强险与商业保险区分处理,既是对诚信的坚守,更寻求到创新、发展、效率、公平的最大公约数。统筹兼顾不同群体利益、平衡公众当前利益和行业长远利益、提升城市公交供给水平和服务水平,法官们以智慧找到司法服务经济发展的新支点。

  2016年6月8日,陈某在路上骑电动车,结果被一辆大客车给撞了。陈某受的伤倒不是太严重,被送到医院后,也就是给小腿上缝了针。

  陈某:“我现在是二婚,男方也没有小孩,我们迫切需要有一个小孩。我这么大年纪才怀上,现在小孩没有了,精神受到很大的打击。”

  2016年8月,陈某起诉要求保险公司、驾驶员和车主赔偿其医疗费等各项损失计18704元,并要求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3万元。

  六合法院城东法庭法官徐子敬审理后认为,虽然这次交通事故没有造成陈某身体伤残,但直接导致其怀孕三个月的胎儿没有保住,并进行了清宫手术。对于一位高龄孕妇来说,她不仅遭受了外科手术带来的身体上的痛苦,更要面对未来生育的不利因素及家庭等各方的压力,该伤害对于她未来的生活也将产生负面影响。

  该案判决后,保险公司不服,向南京中院上诉,要求对精神损害抚慰金进行改判。后经南京中院审理后判决驳回保险公司的上诉,维持原判。

  一场意外的交通事故,让孕育着的小生命逝去。面对一边是不够伤残等级难以得到精神损害赔偿的司法现实,一边是准妈妈扼腕心痛的精神折磨,你们不机械援用法条,而是用法条背后的思维判决支持高额精神损害赔偿,让法律与人情美满结合。法治的终点是公正,只有将法理、情理、伦理统一一体,才会使司法裁判掷地有声。

上一篇: 2018青岛·中国财富论坛精彩开幕——国内外经济金融及财富管理领军人物     下一篇: 充分发挥典型案例的引领示范指导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