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当前位置 :首页 > 典型案例

婚姻纠纷调解案例

  由于婚姻纠纷案件数量每年不断在上升,离婚率上升已成为一个不可忽视的社会问题。如果凭一己之力不能处理好这些家庭事务也是可以通过法律途径解决的。婚姻家庭纠纷,如果得不到及时的调解,一朝发泄,往往使得夫妻反目成仇,做出非理智的选择,影响社会的稳定。这时需要提高对婚姻家庭调解的认识;注重调解方法;对因一方不仅具有明显的违法性,同时在道德上也具有强烈的可谴责性引起的纠纷,采取批评教育法;健全调解机制。

  男、女双方2007年年底经人介绍相识,于2008年10月27日在海安县民政局婚姻登记处登记结婚,并于2009年11月17日生一女名许某某。

  男方从事个体经营,做一些建筑材料的生意。因为是个体经营,既是老板又是伙计,凡事亲力亲为早出晚归是家常便饭,收入也不错。女方在某商场从事收银工作,敢想敢说。婚初夫妻关系尚可,并有了一个女儿,物质生活相当不错。但不久二人的性格矛盾便凸现出来,因为男方早出晚归,一个星期两人都很难说几句话,这让女方觉得男方对她现在很不重视,以为男方在外边有了外遇,每次男方回家女方都会追问男方当天一天的行踪,与那些人在一起,并做了什么,甚至还会打电话询问男方的生意伙伴和朋友,让男方经常被生意伙伴和朋友的开玩笑,男方觉得很没面子,对于女方的质询很是厌烦,稍有不

  是便暴怒相向。终于有一天两人的怨气爆发出来,女方搬回父母家中居住,并于2011年7月17日相约到海安县民政局婚姻登记处协议离婚。

  男方从事的是个体经营,现在生意又很难做工作压力很大,整个家庭的大部分开销是由男方承担的,早出晚归也是没办法的事情。男方既是老板又是伙计,每天工作下来很是劳累,回到家中就是想放松心情,舒舒服服的休息休息。女方每天下班很早,没有对男方适当的照顾,反而疑神疑鬼,喋喋不休。女方确实有主动要求和男方谈谈,但是女方没有诚意,女方的谈话态度就是男方承认在外有外遇的事实,男方认为自己一直没有做错事,从何承认起,这是双方无法沟通的根本原因。

  女方认为双方婚前缺乏了解,婚后发现男方与自己的性格相冲,常常二三句话不到就吵嚷起来,根本无法与其沟通。男方每天早出晚归,回家手机电话还是不停,要不就是看电视、睡觉,常常视女方不存在,问什么都不说,不沟通面对,有时候彻夜不归,认为这就是男方在外有了外遇的表现。

  经过初步的男、女双方的谈话了解,双方的感情还是有的,而且都对女儿不舍,仍有和好的可能,故约来双方的父母到场调停,我们从如下观点入手对男、女双方经行说服开导:

  1、家庭是第一位的,工作是第二位的,当然并不排斥事业放在第一位来实现自我价值,即便如此,家庭的幸福也应该放在重要的位置。因此,处于婚姻中夫妻,不能满脑子的都是工作,也要留下空隙想想配偶。即便工作再忙,在累,也要留点时间和爱人好好沟通、交流。

  2、男方从事个体生意,往来电话难免很多应该理解;男方做为家庭的经济支柱,工作压力也很大,家庭对于男方来说就是温暖休息的港湾,女方应努力营造好这样的氛围,而不是质询和怀疑。女方应做好贤内助的作用。

  最终男方认识的自己不能一味的工作,也把部分的精力放到妻子和女儿身上,对于女方的关心不够,以前的态度也不好,保证今后不会以这样的方式和女方交流,对女方也要多加关心。女方也认识到先前的做法很不好,男方在外为了家庭劳累,回到家需要妻子的关心和安慰,自己多疑、絮叨反而不妥,保证今后做好贤内助的作用,和男方一起好好生活,共同抚养好婚生女。双方以和解结束。

  夫妻双方应坦诚以待,得到互相的谅解,保持宽松、愉悦的心情,才能更好的工作和生活,家庭才能和睦美满。

  1、【伪造身份】伪造身份信息与他人登记结婚后,提供真实身份信息一方请求解除婚姻关系时,法院应准予其离婚。

  2、【老年离婚】老年夫妻之间所谓的感情更多的是对一份承诺的信守和由此演变而来的符合公序良俗的家庭责任和社会担当。老年婚姻关系的解除,不能简单等同于一般离婚案件,其产生的影响牵涉至其子女、甚至于孙子女在内的多个家庭。

  1、当事人达成的以登记离婚或者到人民法院协议离婚为条件的财产分割协议,如果双方协议离婚未成,一方在离婚诉讼中反悔的,人民法院应当认定该财产分割协议没有生效,并根据实际情况依法对夫妻共同财产进行分割。

  2、离婚协议对于孩子上大学学费、生活费和结婚费用的约定,是其离婚协议的一部分,是双方在离婚时就子女读书、婚嫁事宜作出的合理安排,这种约定不违反法律的禁止性规定,合法有效,依法应当得到法律的支持和认可。

  1、【离婚后损害责任】在离婚后发现被告的婚姻存续期间的出轨行为,请求精神损害赔偿,人民法院依法予以支持。

  2、【非亲生子】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妻出轨孩子为夫的非亲生子,夫可以要求妻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夫对非亲生子无法定抚养义务。

  1、【彩礼应返】彩礼应返还多少尚没有明确法律条文进行详细规定,一般是根据双方婚姻维持时间长短,还有双方的过错确定。

  2、【同居析产】同居关系析产是以财产取得方式确定产权,共同财产未经共有人同意不得处分。同居期间双方共同所得的收入和购置的财产,按一般共有财产处理;解除同居关系时,同居期间为共同生产生活而形成的债权、债务,按共同债权、债务处理。

  3、【离婚后财产纠纷】离婚协议中约定将夫妻共同共有的房产赠与未成年子女,离婚后一方在赠与房产变更登记之前是否有权予以撤销。

  在离婚后一方欲根据《合同法》第一百八十六条第一款之规定单方撤销赠与时亦应取得双方合意,在未征得作为共同共有人的另一方同意的情况下,无权单方撤销赠与。

  4、【防止隐匿财产】离婚诉讼中防止对方隐匿财产,应当提前准备。就将家庭共同财产的发票收集好,或请朋友做见证证言,兼采用影像取证技术。另外,对于银行存款、股票基金等,可以在起诉同时申请法院调查或律师出具调查令调查,一旦查出财产下落,可以视情况采取财产保全措施等。

  2、【刑事问题】家庭暴力引发刑事犯罪的案件,普遍呈现被害人有较大过错,被告人的行为对社会危害性较小,再犯的可能性不大等特点。对被告人要实行宽严相济的刑事政策。

  1、【抚养费违约金】抚养费设立的初衷是为了保护离婚后未成年人子女的合法权益,是以赋予未抚养一方法定义务的方式,努力使得未成年子女的生活恢复到其父母离婚前的状态。抚养费本质上是一种针对未成年人的保障,抚养费的给付并非基于合同,即使双方约定的违约金条款也于法无据,抚养人不应以违约金的形式从子女的抚养费中获利。

  2、【抚养费内涵】抚养费包含教育费、医疗费,应理解为抚养费包含基本的教育费与医疗费,而不应包含为孩子利益客观必须支出的较大数额的医疗与教育费用。关于子女生活费和教育费的协议或判决,不妨碍子女在必要时向父母任何一方提出超过协议或判决原定数额的合理要求。审判实践中,应着眼于未成年人的合理需求,既排斥奢侈性的抚养费请求,也避免过低的抚养费给付,遵循未成年人最大利益原则。

  3、【增加抚养费】人民法院在对未成年子女的抚养费进行判决、调解时,抚养费标准一般是依据当时当地的社会平均生活水平而确定。但随着经济的发展,生活水平的提高及物价上涨等因素,法院原先所判决、调解的抚养费的基础已经不存在或发生很大改变,再依据当时的条件和标准支付抚养费,已经不能满足未成年人基本的生活要求,不能保障未成年子女正常的生活和学习。未成年子女有权基于法定情形,向抚养义务人要求增加抚养费。

  4、【非婚生子女抚养】未办理结婚登记手续,以夫妻名义同居生活的行为属同居关系,不受法律保护。根据相关法律规定,非婚生子女享有与婚生子女同等的权利。不直接抚养非婚生子女的生父或生母,应当负担子女的生活和教育费等,直至小孩能独立生活时止。

  5、【婚内抚养费】婚姻存续期间,由于夫妻双方财产为共有财产,是否能要求不尽抚养义务的一方支付抚养费?

  6、【继父母子女扶养关系】继父母子女共同生活,形成事实上的扶养关系,继父母对子女不进行扶养,或继承子女对父母不进行扶养均应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离婚后不直接抚养孩子的一方具有探望孩子的法定的权利,另一方不应以先行给付抚养费等理由加以干涉、阻挠。离婚后的双方应当本着有利于孩子身心健康的原则,对子女探望、教育等事项进行协商解决,为孩子营造和谐的成长环境。

  双方抚养条件并未发生较大变化,且被抚养人生活学习环境已相对稳定,贸然变更不利于其维持稳定生活状态。

  1、子女对父母均有赡养义务,女儿不论出嫁与否都与父母存在法律上的赡养关系,不因任何原因而免除。

  2、法院在审理赡养纠纷时将酌情考量被赡养人的身体情况、日常生活水平、当地消费水平、赡养人是否可以正常工作等情况对赡养费数额予以酌定。尤其在存在多名赡养人的情况,因为经济条件不同,将可能承担不同金额的赡养费。

  3、不得以放弃继承权或者其他理由,拒绝履行赡养义务。子女不履行赡养义务,父母有要求子女给付赡养费、医疗费的权利。

  5、女儿和儿子一样具有对父母亲进行赡养的义务,这是法定强制义务,不会因父母的过错或其他原因而解除。

  因婚外情导致的不当得利纠纷中,“第三者”接受夫或妻赠与的财产是没有付出相应的对价,不属于有偿取得,不能适用善意取得制度。如赠与数额巨大,且并非日常生活需要,夫或妻无权单独处理,其无偿赠与“第三者”的行为损害了另一方的合法权益,有违公平原则,无偿赠与行为应认定为无效。

  夫妻有互相扶养的义务,一方不履行扶养义务时,需要扶养的一方,有要求对方付给扶养费的权利。特别是在对方患病,或是丧失劳动能力的情况下更应该做到这一点。如果一方不履行这一法定义务,另一方可通过法律途径实现自己的合法权益。

  不久,小吴真的怀孕了,她见婆婆与丈夫这样盼男孩,思想压力很大。分娩的日子到了。婆婆与丈夫守在产房门外,静等着喜讯传来,哪曾想,医生说生了个女孩,婆婆一听就昏倒在地。

  以后,婆婆搬到女儿家,对儿媳妇和孙女一眼都不看,她还不让儿子伺候小吴。在婆婆的挑唆下,孩子未满周岁,小王就提出离婚,被法院驳回。

  对妇女合法权益给予保护,才能真正实现男女平等。儿童是祖国的未来,民族的希望,应给予特别关心和保护。

  根据我国刑法第一百八十二条的规定,虐待家庭成员情节恶劣构成犯罪的,必须追究刑事责任。王某遗弃妻女,已构成遗弃罪。人民法院的判处是正确的。

  个案例归纳起来有以下两方面的法律点:其一,在人民法院审理离婚案件期间,一方当事人将家中财产抢光的做法是否合法;其二,先提起离婚诉讼的一方是否分割夫妻共同财产。

  我国《婚姻法》第13条规定:夫妻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得的财产,归夫妻共同所有,双方有平等的处理权。离婚时,双方对共同财产应协商处理,协商不成,则应由人民法院根据具体情况判决。

  据此,可以肯定地说,乙女在人民法院审理案件期间,率众以暴力威胁方法抢光家中财产的作法是违法的,有碍于民事诉讼活动的正常进行,也侵犯了甲男对私有财产的合法所有权。

  关于一方提起离婚诉讼后是否还有权分割夫妻共同财产问题,刚才已经讲过,对于夫妻共同财产双方都有平等的处理权,在离婚时双方都有权分享。

  现在,男女双方都想离婚,但是男方婚前有存款50000元,他听别人讲,不管男方的财产还是女方的财产,离婚时都要平均分割。

  因而,在离婚问题上顾虑重重。而女方则认为离婚可以,但男方的存款50000元应分得一半。否则就拖着不办理离婚手续。

  《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13条规定:“夫妻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得的财产,归夫妻共同所有,双方另有约定的除外。”

  第31条规定:“离婚时原为夫妻共同财产由双方协议处理;协议不成时由人民法院根据财产的具体情况,照顾女方和子女权益的原则判决。”

  根据上述规定,离婚时可供分割的财产只能是夫妻共同财产,而夫妻共同财产是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一方和双方所得的财产,婚前男女双方各自的财产归各自所有,不属于夫妻共同财产。

  王某与施某于去年登记结婚,现在由于双方都感到很难在一起生活,双方都同意离婚,并对财产进行了分割。

  之后,双方写下了离婚协议书,一式两份,双方都签了字,现王某想再婚,但听人说他们这种离婚协议不具有法律效力,另与他人结婚属重婚行为。这种说法是否有法律根据?

  《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24条规定:“男女双方自愿离婚的,准予离婚。双方须到婚姻登记机关申请离婚。婚姻登记机关查明双方确实是自愿并对子女和财产问题已适当处理时,应即发给离婚证。”

  这是双方自愿离婚必须履行的法律程序,只有依法履行了该程序取得离婚证,夫妻关系才算正式解除。依照我国婚姻法和婚姻登记办法的规定,离婚分为双方自愿离婚的程序(行政程序)和一方要求离婚的程序(诉讼程序)。

  离婚当事人如为双方自愿离婚,必须依行政程序双方亲自到婚姻登记机关申请离婚,领取离婚证;如为一方要求离婚,须经人民法院的调解或判决,待人民法院的离婚调解书或判决书发生法律效力后,关系才正式解除。

  除此之外,合法有效成立的婚姻关系,在夫妻关系存续期间不能终止。一方另与他人结婚,要承担重婚的刑事责任。因此,双方私订离婚协议是不具有法律效力的。

  首先,父母与子女之间虽然是长辈与晚辈的关系,但他们在家庭中的地位是平等的。按照我国《婚姻法》和《未成年人保护法》的规定,父母只有抚养教育子女的义务,而绝对没有随意打骂子女的权利。每个子女自出生时起就成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他们享有人身权利、财产权利、受抚养权利和受教育权利。这种权利受国家法律保护。

  法律是抽象而严谨的,事实是具体而多样的。在审判工作中,应坚持调解和审判工作并重的原则,尤其在婚姻、家庭、民间借贷等方面的案件,更加重视调解的作用。

  对案件的调解,需要以法律为依据,以事实为准绳,需要法官将当事人的具体事实与抽象的法律规定联系起来,用通俗易懂的语言向当事人诠释相关的法律规定,让当事人明白其诉讼请求或其答辩意见中存在不合理之处,以及法律不能支持其请求的原因,帮助当事人理清纠纷解决的方式,避免一些无意义的争执。

  每收到一起民事纠纷案件,首先应仔细地阅卷,对案件有一个大致的了解,当案件当事人在庭审前打电话或前来询问案件情况时,会特别注意通过交谈了解纠纷发生的原因及其对案件的态度,进而判断案件双方当事人达成调解的可能性,在确认案件有调解可能后,收集与案件有关的一切资料,便开始展开庭前调解工作。

  在多年的审判工作中我通过对不同案件的调解和不同当事人的接触,积累一些典型的案例和调解技巧,并将其灵活运用到不同的案件中。例如,在离婚诉讼中的一方存在过错的情形,如果过错方要求离婚,而无过错方不同意离婚,在此情形下,一般不准予离婚。在庭审中利用当事人之间的感情基础进行调解,指出过错方存在的问题并要求过错方积极改正;对于无过错方起诉过错方离婚,而过错方不同意离婚,并积极承认错误,保证悔过的,可以在要求过错方写出保证书的情形下,劝导原告从家庭、孩子的角度考虑再给被告一次机会,从而促使离婚案件调解和好。

  在整个庭审过程中,眼睛要注意观察当事人的言行举止,思维要清晰,问话要精练准确,从当事人的陈述和辩论中透视其真实想法,判断其情感变化,寻找调解的切入点,将真情融入到调解过程中,尽最大可能地为当事人设身处地的解决某些实际困难,感动当事人,接受法官的调解。

  在审理一起二位七旬老人要求儿子支付赡养费的案件中,被告收到开庭传票后未到庭参加诉讼,虽然本案可以缺席审理,但通过交谈,了解到多年前儿子与二老发生家庭矛盾后,与妻子孩子一起离家在另一村居住,虽然两村相隔不远,但双方已近十年没有见面,现在二位老人要求被告支付赡养费不是主要目的,而是想在临终前见儿子一面。

  此案中,可以与被告所在村委会人员联系,了解被告现在的生活情况,随后到被告家中与其进行详谈,告知其父母现在的生活、身体情况以及迫切想与其相见的心情,晓之以理,动之以情。经过反复的劝说,被告终于出席了庭审并与父母达成调解协议,庭审中两位老人泪流满面,儿子也深深地表达了对父母的歉意。

  原告张某某与被告王某离婚纠纷一案,本院受理后,经审理查明,原被告于2002年1月18日登记结婚,婚后生育两个子女:女儿王小婷,2004年2月9日生;男孩王小海,2006年11月27日生;现均随被告共同生活。另查明,原告张某某因病在石家庄市医院接受治疗。经本院主持调解,原被告双方自愿达成调解协议如下:

  五、原告与医院产生的医疗纠纷,在解决过程中,涉及原被告子女的财产权利部分,由原告父母张某、刘某代替原被告子女进行主张,被告王某不得干涉。

  六、因原告医疗纠纷所可能产生的涉及原被告子女的赔偿或被偿款归原被告子女所有,但由原告父母张某、刘某负责管理,被告王某不得干涉。

  七、原告从被告处取走冰箱一台,餐桌一套,衣柜两个,出门桌一个,沙发(木质)一套,打布机一台,电焊机一台,锁边机一台,缝纫机一台,其余放弃。

  原告余X,男,1972年10月7日出生,汉族,北京市国家XX局副科长,住北京市昌平区东小口镇天通苑小区。

  委托代理人张兰芬,女,北京市昌平区东小口镇第二法律服务所职员,住北京市昌平区回龙观小区风雅园4号楼2门202室。

  原告余X诉称,2001年6月,原告与被告登记结婚,双方无子女。婚后感情一般,性格不和,现和好无望。鉴于上述事实,原告请求1、判令原告与被告解除婚姻关系。2、家庭共同财产依法分割,债务共同承担。3、诉讼费由被告承担。

  被告贺X辩称,同意离婚,但原告起诉的事实部分不属实,我们感情基础很好,我对原告家人也很孝顺,勤于家务;我们结婚7年多时间,双方偶尔吵架,吵架也是因为原告母亲的教唆、搅和,但这些都没有影响夫妻感情,2002年,原、被告购房后,虽然和原告的父母家居住,但房产每个周六、周日,我都陪原告的父母家居住、陪伴,并帮助家务,现原告对被告精心料理、眷恋的家庭视而不见,不顾夫妻感情,先起诉离婚,我是很难接受的,离婚也是被迫的;关于房产问题,应按照市场价格进行分割。

  二、落于北京市昌平区东小口镇天通苑房屋、东芝牌29寸电视机一台、海尔牌双门电冰箱一台、组装电脑一台、松下牌单缸自动洗衣机一台、双人布艺床一张、床头柜二个、梳妆台一个、布艺沙发一套、方茶几一个、电视柜一个、健舞牌音响一套、方桌一张、圆桌一张、三件独立书柜、电脑桌一个、三人布艺沙发一个、木制单人床一张、衣柜二个、壁挂式空调二台、柜式空调一台、电热水器一台、木制雕塑一个、实木餐桌一个、四把椅子、抽油烟机一台、煤气灶一个归原告余X所有。原告余X给付被告贺X房屋折价款二十三万六千元,被告贺X将购房手续及门钥匙交付原告余X,均已当庭交付完毕。

  胡XX与李XX于1997年6月25日登记结婚,婚后与李XX的父母同住一处,并于1999年7月8日生一女孩。后来夫妻关系恶化,2001年2月,胡XX和丈夫李XX激烈争吵后,从家里拿走50万元现金带着年幼的女儿出走大连。随后丈夫和婆婆向公安机关报案,称家中失窃。她很快就被哈尔滨市南岗公安分局从大连抓回来,塞进了拘留所。同年3月17日,哈尔滨市南岗警方以涉嫌盗窃为由将胡XX刑事拘留。4月4日,警方逮捕胡的提请被检查机关退回,胡XX被取保候审。

  2001年4月,胡XX向南岗区法院递交了离婚起诉书,要求解除和李XX的夫妻关系,抚养女儿,并依法取得属于自己的那部分财产。在胡XX向法院提出的诉讼请求中主张依法分割他们夫妻的共同财产,主要是宏鸣火锅店的所有权、经营权,4处房产权,宏鸣实业公司的股权,火锅店的营业收入和共同购置的财产等。具体包括,成立于1998年10月30日、投资人为李XX的宏鸣火锅店复华店(2001年3月20日该店申请变更企业负责人,由李XX变更为其母亲金顺涛);成立于2000年6月28日、投资人为李XX的宏鸣火锅宣化店(2001年3月20日该店申请变更企业负责人,由李XX变更为金顺涛);成立于2000年2月、李XX控股60%的宏鸣实业有限公司;以及哈尔滨市南岗区丽顺街的—处复式商品楼、南岗区马端小区—处地下室、哈尔滨市南岗区长江路世纪广场的世纪名店商品房及—台三菱吉普车、两台松花江面包车。

  在法庭上,李XX拒绝了胡XX分割上述财产的要求,称自己不仅没有任何财产,反而欠下巨额债务。除了宏鸣火锅店复华店、宣化店的负责人均己更名为其母亲金顺涛外,他拿出丽顺街房产的房屋所有权证、商品房买卖合同;称该处房产为其父亲李圭学所有;称马端小区、世纪广场的世纪名店商品房均为其母金顺涛所有。宏鸣实业有限公司也成了金顺涛委托他经营;房产也是金顺涛出资购买的。此外,李XX的3台车均已转让给案外人于某,用于抵偿欠款。总而言之,李XX没有一分钱分给胡XX,反而有几百万元的债务要求胡XX背负。

  法院在调解无效的情况下,经审理于2001年11月13日作出一审判决。法院在判决书中认为:原被告虽系自主婚姻,但由于双方婚后不注意感情培养,不能互谅互让,现双方已分居八个月之久,感情确已破裂。现原告起诉要求离婚,被告亦同意离婚,应准予。婚生女应随被告生活为宜,原告应承担子女抚育费。关于原告提出本田2.0轿车、三菱吉普车、两辆松花江面包车作为夫妻同共财产劈分一事,因本田车系被告婚前所购,故为被告的婚前财产。其余三辆车因车主已变更为案外人于鑫,于鑫对此三台车主张权利,故应另案诉讼处理。关于原告提出要求将两处火锅店及哈尔滨宏鸣实业有限责任公司作为夫妻共同财产劈分一事,因上述三处实体均有案外人主张权利,故应另案诉讼处理。关于原告提出复式商品房、世纪广场名店商品房、马端街地下室房产应作为夫妻共有房产劈分一事,亦因上述三处房产均有案外人主张权利,应另案诉讼处理。关于原告提出有债权50万问题,因无证据,法院不予认定。关于被告提出有债务620万问题,因被告无相关证据证实借款用于夫妻共同生活,法院不予认定。[page]

  法院据此作出以下判决:一、原被告离婚;二、婚生女由被告抚养,原告自2001年11月起,每月承担子女抚养费200元;三、原告可于每周日10时至14时探望婚生女;四、个人衣物归各自,个人婚前财产归各自;五、坐落于哈市南岗区复华小区C5栋8单元2层3号公房住房一处由原告承租居住;六、双方户口于本判决生效后30日内分开。

  对于一审判决,被告李XX没有提出异议,原告胡XX对抚养权及财产劈分提出异议,于2001年11月14日,以一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一审法院对夫妻关系存续期间的共同收益没有认定”为由,向哈市中级法院提出上诉。

  但在查阅有关资料时,发现了主审法官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发表的意见,说出了对胡XX请求劈分财产法院未予支持的依据理由:本田轿车是李XX与胡XX结婚前个人购买的,有车籍档案为凭,该车为李XX婚前个人财产,根据《婚姻法》第18条规定,该车不能作为共同财产劈分。其余要求劈分的车辆、房屋,及哈尔滨市宏鸣火锅店(两处)及哈尔滨宏鸣实业有限责任公司,根据黑龙江省高级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审判工作中有关具体问题的意见的汇编》中,有关第三人问题中明确规定:“审理离婚案件中凡涉及与案外人有房屋产权,或者财产等争执问题的不能列第三人合并审理,对此,一般可中止离婚案件的审理,先行审理其它诉讼案件,也可以先处理离婚案件,对其它问题另案处理。”法院对胡XX要求劈分共同财产的请求,因都有案外人主张权利,法院裁决另案诉讼解决完全符合法律依据。

  法官认为,法院对这一离婚案的判决是以事实为根据,以法律为准绳作出的。该判决并没有剥夺胡XX任何权利,更不是所谓的“净身出户”,胡XX完全可以按照法律规定另案诉讼劈分财产。在劈分财产案件中可以让所涉及的有关人员参加诉讼。法院会对各方利益充分考虑,依法做出判决。

上一篇: 护理案例分析     下一篇: 护理临床案例分析